纽约名媛崩溃记白富美变祥林嫂幻想出来的人生总有醒的一天

一个女人必须要过上什么样的生活才能称之为完美?每天社交媒体上晒着令人羡慕的生活的女强人,幸福主妇,社交狂人,各种跨界的搭配,都让普通老百姓觉得远观就好。身边也不乏对这样的生活趋之若鹜的女人们,嫁不嫁得好也成为她们之间互相攀比的重要内容。

像这一位Janet,给自己取了另一个名字,Jasmine,她所有荣华富贵的记忆都是和Jasmine这个名字挂钩的。她住在纽约,有幸福的家庭,事业成功的丈夫,体面的豪宅,听话的孩子。每天就是到名牌店采购,和上流社会的太太小姐们吃饭社交。

看到这幅“相爱相杀”的画面,网友也止不住感叹:“这么可爱,爱了爱了。”

秋后算账的时候还是来了,丈夫因为诈骗入狱,她被打回原形。她的儿子也选择离开,破产后的她,成了从前常光顾的名牌时尚店的营业员。这让就骄傲的Jasmine无地自容。她不愿再留在这个成就了她又抛弃了她的城市,每天悼念自己的哀伤。她飞回了Ginger居住的小镇。

在一次聚会上,Jasmine遇见了一个可能再次把她带离这窘境的男人。她又开始展现她不同于小镇女性的高贵风范,做名媛多年,这个男人很快便被她俘虏。交往中,她告诉对方自己是室内设计师。只是这一次,妹妹的男友Augie又出现补了一刀让她翻身无望。她于是,成了我们熟悉的祥林嫂,在影片的末尾总是絮絮叨叨的告诉别人她是Jasmine。

Jasmine的扮演者Cate Blanchett是这部剧的灵魂,她精湛的演技把神经质的Jasmine演活了。那些自言自语的时刻,一个用药过度,亲手毁了自己生活的女人,一脸的期待和茫然,希望被认作是个不凡的女人,那些都从Cate的表演里一分不漏的表现了出来。

网友评论截图,满屏“可爱”。

于是当Ginger和男友出现在纽约的时候,她丝毫没有热情欢迎的姿态,一直都似乎被他们的存在困扰,表情相当尴尬。唯一流露出她一点点的亲情就是在Ginger和男友Augie要丈夫帮忙投资赚钱时,她在浴室里试探性的问丈夫,是不是能帮他们赚钱。接着便又开始操心起她只真心关心的瑜伽和派对生活。

关于那笔金钱瓜葛,还是有必要详述一下。Jasmine在大学时遇到了一个能带她跻身名流的男人,她华丽的转身让她对Ginger和过去都画上了清晰的界限。她不想那个乡巴佬妹妹的出现给自己梦一般的生活添堵,她不希望任何人会看出来她的前半生是什么轨迹。

我起初以为Jasmine是个被骗的受害者,可是知道末尾我才发现,最大的骗子就是她自己。她在还能选择掌握自己的人生方向时,相信了自己这具皮囊的价值大过自己努力的价值。从而在利己主义作祟的心态下,一步步把自己逼近了坑。

回到小镇,她憎恨妹妹的男友,她也对妹妹Ginger的无用也很鄙视。一边她喋喋不休地向Ginger表示她一定会再次成功崛起的。迫于生计,她成为了一家牙齿诊所的前台,她高贵的气质让牙医对她有所觊觎。她在仓皇中逃出了诊所。她为自己的遭遇可怜自己。

可是她不明白的是,自己想要的种种幻象,是不能靠一个一个男人来不停的实现的。即便培养出一身的气质,也不过是假的,何况人都会老的,皮囊不再是筹码时,又要怎样保证生存能力?只有真正的自立,才能直面生活的波折。这部电影真实又残忍。一次次看Jasmine就差点要翻身上岸了,又失败,然后又尝试。生活是真的没有捷径,与其一次次的搞事,还不如花时间在真正能让自己充实的事情上。

中新网12月1日电 在11月30日天津女排与辽宁女排的比赛中,在天津队一个回合的进攻中,朱婷直线突破,大力扣球拿下一分,却不小心打到了对面的丁霞。隔网而立丁霞嘟起嘴假装生气,而朱婷也躲在队友身后,双手合十请求国家队队友的原谅。

她还要把自己的偏执传染给妹妹Ginger,原本和Augie一起挺幸福的妹妹,在她的怂恿下也和派对上认识的一个男人开始了一段恋情,却不巧是个已婚人士,妹妹依旧被这段不长的恋情伤害,同时又让目前的恋情走向开始模糊不清。Augie简直恨Jasmine入骨。

投资不成功,妹妹和男友完全失败,离开纽约。Jasmine只是继续着她东奔西跑的名媛生活,把所有都抛出了脑后。丈夫的风流消息不断传入耳中,她不是没有怀疑,只是她选择继续下去,用一种自己不用去当面对质的方式,一只把头埋在沙子里的鸵鸟。

更有网友开玩说:下次国家队全场一点攻,安排上了!(完)

Jasmine还有一个的妹妹Ginger,因为被领养到同一个家庭,才有了这段缘分。她是Jasmine还在Janet时代的回忆,虽然后来有过交集,但因为一些金钱的瓜葛,来往不多。Ginger仍旧住在小镇。

故事自始至终,Jasmine都是可以自己选择的。她不愿意离开丈夫,因为她迷恋奢华的生活。她不是不知道丈夫的不法行为,但她当没看到却在FBI调查案件时第一个告发了他。她可以选择靠自己在学校为自己开辟一条路线,靠自己优异的成绩证明自己,可是她对纸醉金迷的生活和高贵的身份太过向往,愉快的辍学。她也可以选择向Dwight说出实情,但是她太想靠着自己幻想的身份回到自己执着的上流生活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