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两企业签订虚假合同骗贷惠民县农商银行被骗超1400万元

10月15日,山东省惠民县人民法院披露刑事判决书,显示惠民县农商银行被一家企业骗贷1415万元。

据判决书所示,2016年,山东省惠民县洪贵棉制品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洪贵公司)在已经停产的情况下,为偿还到期贷款,其法定代表人赵某贵先后4次签订虚假购销合同,制作虚假贷款资料,骗取惠民县农商银行贷款共计1415万元。

现在,张志莲的扫盲课程已经结束,她拿到了扫盲班的结业证。但留下来的学习惯性却并没有结束,还会跟着电视上的课程继续学习。

目前,5G融媒体智慧党建产品已在罗源县成功落地实践,成为福建省首家5G和媒体结合的智慧党建平台。

建立微信群 制作教学视频

福建省广播影视集团党组书记、董事长曾祥辉说,随着5G时代的到来,“互联网+”技术日渐成熟,开展党建工作的场景更加丰富多元。5G融媒体智慧党建产品充分发挥福建省广播影视集团的优质内容资源优势和中国移动、人民日报社、华为的先进技术优势,将传统党建资源与5G技术、VR技术以及互联网+技术相结合,实现了基层党建工作的线上线下相结合、虚拟与现实相结合,为基层党建工作插上了“信息化的翅膀”。

同村58岁的妇女张志莲上了扫盲班后,每天坚持扫盲课程,她3岁的孙女每天陪着她写字,还会一起看同一本书,相互学习纠正,自己感觉都年轻了。“不用掏钱免费学,这个机会特别好,老师也特别好,教得很好。我都没想到50多岁了还能学会看报纸读书了,下次开班我还报名。”张志莲说。

为了扫盲课程的开办,张望梅和同事们也费了不少心思。一开始,各个村都招不到教课的老师,张望梅就和妇联的工作人员一起代课,后期妇联找了很多志愿者加入到这个行列里才缓解了授课问题。

参加扫盲班之前王世梅根本不会写字,上扫盲班的时候她都不知道该用哪只手写字,随意地就用左手写了起来,过了一段时间后才在老师的纠正下改成右手写字。

今年421名妇女拿到结业证

张望梅说,只要有一个妇女想学习,扫盲班都会继续办下去,如果没有意外,今年十月中旬还会开办下一期课程。

考虑到中老年妇女文化水平比较低的现状,张望梅找到了良田镇幼儿园的童园长,希望幼儿园的老师能够给妇女们从基础教起,教会她们识字写字。童园长欣然接受了邀请,她觉得这是一件公益的事情,对社会、家庭和孩子都有帮助,于是便带着四位老师一起给扫盲班授课。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去年良田镇共有600多人参与到夜校扫盲班的学习,最终经过考核,有370人拿到了结业证。今年共有500多人到扫盲班学习,有421名妇女拿到了结业证,群里的男生们作为旁听者没有结业证,但也实实在在地学到了很多东西。学生们结业后都不愿意退群,张望梅把微信群改成了“良田镇美丽庭院交流群”,妇女们可以在群里继续交流学习和生活的心得。

贷款下发后,大部分被赵某贵用于归还过桥资金,一直未能归还。惠民县农商银行在发现资料虚假后选择报案,至2018年4月26日刑事立案,洪贵公司尚欠本金1212万元,利息219.76万元。

每天晚上七点半开始授课,内容除了识字、写字之外,还有家庭教育、普法宣传、农作物种植乃至生理卫生常识等等。每天授课老师安排好课表,前半段学写字识字,后半段是知识讲座。

今年的9月8日是第55个“国际扫盲日”。新中国自建立以来开展了多次较大规模扫盲运动,据资料显示,新中国成立之初5.5亿人口中有4亿多文盲。自1952年开始第一次大规模的扫盲运动后,中国的文盲比率从80%下降到2000年的6.72%。到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中国的文盲率已降到4.08%,201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统计数据为3.6%,这个进步幅度被认为是人类文明史上的一个奇迹。

从2019年7月份开始,良田镇妇联在镇上8个村设置站点办扫盲班,扫盲班定制了专门的扫盲课本,还为学生们提供了免费的作业本和笔。

线上扫盲教学对于良田镇的扫盲班来说还是第一次,张望梅自己先进行了尝试,由于疫情影响买不到课本,张望梅就向同事的女儿借来了拼音识字卡片发到群里,让妇女们跟读学习。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福建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说,该产品创新探索党建工作的新形式,依托5G双千兆技术、VR技术以及互联网电视、云渲染、云分发等新技术,围绕党建工作“宣传、会议、学习”三大核心场景,通过创新党建的工作手段,整合优质的党建内容资源,实现基层党建工作的线上与线下同步、虚拟与现实互补、传统向现代递进的三大转变。

办惠民补贴不会写名字

“我没想到50多岁还能学会看报读书”

值得一提的是,赵某贵签署的购销合同对手方为山东惠民重光工贸有限公司,而这家公司法定代表人略微调查就可发现是在赵某贵儿子名下。

“撇,竖,横折,横……”良田镇65岁的村妇王世梅拿着手机学习写“白”字。自从上了扫盲班,她的家里人专门为她准备了一部手机,但因为不识字,她不会用微信,家人帮她下载了微信后,每天上课还要家人帮忙,一边指导她用微信一边听老师发的语音和视频学习。

因此,扫盲班对于结业考核非常严格,由各村妇联组织线下考试,老师出题,学生们听写生字,然后再结合群里发的作业评选出优秀学员,一些不交作业或者考试不合格的学生,就没有办法结业。

2020年9月,惠民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此案。法院认为洪贵公司以欺骗手段取得银行贷款1415万元,给银行造成特别重大损失,其行为已构成骗取贷款罪;赵某贵作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应按骗取贷款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在那段时间里,扫盲班的门口密密麻麻地挤满了电动车。妇女们上课的热情很高,有些感兴趣的课程老师们甚至被迫拖堂到晚上11点。

最终,惠民县人民法院判处洪贵公司罚金20万元;赵某贵有期徒刑3年3个月,并处罚金15万元。

交流学习和生活的心得还将继续

有了2019年第一期扫盲班的效果,2020年2月15日开始,良田镇妇联又开设了第二期扫盲班。不过,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扫盲工作一度中止。

妇联邀幼儿园老师开扫盲班

当然,老师们也没有因为线上教学而放松,他们还会给扫盲班的学生们留作业,学生们会把写完的作业发到群里,老师们批改后再发给学生们。来自幼儿园的老师们在线上授课前还进行了培训,准备了专门的教学视频。

但张望梅觉得,疫情期间学习工作不能丢,于是她和几位妇联同事一起组建了微信群,打算通过线上教学的方式,继续扫盲课程。她将扫盲微信群的二维码发到各村的群里,没想到几分钟的时间微信群就添加满了500人。这个本来为当地妇女“扫盲”的微信群里还加了很多大老爷们儿。

四位幼儿园老师主要是教妇女们识字写字,童园长则主要向妇女们讲解家庭教育方面的知识,让妇女们了解到一些常见的教育误区,教会妇女们怎样能够更好地教育自己家的孩子。

曾祥辉指出,该产品目前共设计了学习屏、企业屏和文化屏三个不同侧重方向的页面,内容包涵规范齐全的党务知识,制作精良的纪录片、专题片、红色影视剧等。此外,还提供个性化的定制服务,为政企党组织打造独具特色的党建屏、文化屏。伴随着平台不断建设和升级,未来还将开发更多功能,提供一站式智慧党建服务,为推动福建省基层党建工作发挥更大作用。(完)

在学习期间,王世梅一节课没落过,每天的作业也都按时提交到微信群里。现在,她不仅能写自己的名字,还认识了几百个常用字。“特别高兴。”这位农村妇女用浓重的西北口音说出了朴素的感受。

不过,一开始线上教学的时候“课堂秩序”很混乱,张望梅刚发了一个生字和一段讲解的语音,就会被一些其他信息顶上去。“扫盲班的妇女们拿着手机感觉很新鲜,我刚发上去一个教学的东西,她们就会发一些表情包什么的给顶上去,几秒钟就找不到我发的内容了。”后来张望梅在群里整顿“课堂纪律”,跟一些来学习的妇女交流,慢慢的微信群里的秩序有了好转,到后来上课的时候,也就没有与学习无关的内容了。

张望梅发现,网上教学也有很大的优势,比如以前扫盲班的老师们上完课后都很晚了,而现在老师们在时间上反而更充裕,教学也相对轻松。而且发到群里的作业都是电子版的,也很容易批改,能直接纠正错误。但是线上教学无法面面俱到,有些妇女可能会存在找孩子代写作业的情况,老师们也无法检查到。

文/本报记者 张子渊 实习生 李诗梦

银川市金凤区良田镇的扫盲班是从去年7月份开设的。此前,妇联为当地妇女办理惠民小额贷款补贴,由于当地有早婚的风俗习惯,很多妇女没文化,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本来两三分钟就能办完的贷款内容,却要折腾十几分钟甚至更长时间,看到这样的现状,良田镇妇联主席张望梅下定决心:“我必须要改变她们,起码要把名字写好。”

在教学过程中,老师们是按照幼儿园大班幼小衔接的内容来给妇女们上课的,但会把幼儿园小朋友的教学内容进行一些改动,比如把给小朋友们准备的手指游戏和儿歌,换成笑话或者小故事来调节课堂气氛。老师们发现,扫盲班的学生们听课都很认真,但却比幼儿园的孩子们更难教,“孩子们接受新信息的速度很快,而成年人学起来要老半天才能学会。”

每年的9月8日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设立的“国际扫盲日”,如今,在中国仍旧存在部分文盲群体,他们当中以妇女、残障人士居多。各地地方政府以及残联、妇联仍旧在坚持着打通教育扶贫“最后一公里”的扫盲工作。银川市金凤区良田镇的扫盲班是从去年7月份开设的,妇联在镇上8个村设置实践站点,今年疫情期间扫盲班也没有停课,坚持通过手机进行线上教学。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良田镇开办的两期扫盲班中共有1000余人参与学习,其中有近800人拿到了结业证。

除了幼儿园老师之外,张望梅还通过亲朋好友的关系,找来了律师、保险师、农林业技术人员给扫盲班的妇女授课,让她们在识字写字之外,还能了解更多的生活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