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监会优化退市标准让公司“保壳游戏”失去用武之地

证监会优化退市标准让公司“保壳游戏”失去用武之地

证监会提出的“不单纯考察企业盈利性,而是同时注重持续经营能力”,就是专治“保壳游戏”的良方。

退市制度是股市的一项基础制度,也是股市的一项基本制度,它对应的是股市的出口,其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但对于A股市场来说,退市制度一直是市场的一个软肋。虽然退市制度推出有20余年的时间了,但A股退市公司的数量却较为有限,有时甚至几年都没有一家企业退市,退市制度并没有发挥出其应有的作用。

□皮海洲(财经评论人)

青海省公安厅森林警察总队刑侦治安支队共查获国家一级、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制品麝香、象牙、犀牛角、盔犀鸟等200余件。

中国证监会上市公司监管部副主任孙念瑞11月19日在“2020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论坛”上表示,下一步将优化退市标准,把单一连续亏损退市指标改为组合类财务退市指标。总体思路是不单纯考察企业盈利性,而是同时注重持续经营能力,退市监管更关注“僵尸企业”和“空壳企业”能够得到及时出清。

孙念瑞的讲话,让人们看到证监会已经抓住了退市制度的要害所在。为什么一些垃圾公司会成为股市的“不死鸟”?原因就在于这些“不死鸟”拥有一个法宝,那就是“保壳游戏”。这个“保壳游戏”利用的就是退市制度的一个漏洞,即连续三年亏损才会暂停上市。于是一些垃圾公司总是亏两年赚一年,或亏一年赚一年,以此达到规避退市的目的。

而为了达到规避退市的目的,这些包括“僵尸企业”和“空壳企业”在内的垃圾公司们的“保壳游戏”就粉饰登场了。比如,为了达到某一年盈利的目标,相关公司卖股票的卖股票,卖子公司的卖子公司,卖房的卖房,卖地的卖地,总之是砸锅卖铁,通过变卖资产的方式达到保壳的目的。一些没有资产变卖的企业,某些地方政府也会向其伸出援手,给相关公司各种名目的补贴,帮助企业完成“保壳大战”。如果遇上“中国好同学”或“中国好股东”的,还会向上市公司赠送资产,或高价购买上市公司资产,帮助相关公司渡过难关。总之,各种“保壳游戏”在A股上市公司层出不穷,以至于很多垃圾公司成了股市的“不死鸟”。这些“不死鸟”僵而不死,成为A股市场垃圾市的重要标志。如果能够把这些垃圾公司扫地出门,显然是有利于净化A股市场的投资环境的。

孙念瑞的讲话表明,在上市公司退市问题上,证监会已经找到了一把打开上市公司退市大门的钥匙。尤其是一些“僵尸企业”和“空壳企业”玩得屡试不爽的“保壳游戏”,面对证监会的这把新钥匙,恐怕要失去用武之地了。

10月30日,青海省西宁市城西区人民法院宣判:星某某犯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3万元。谢某某犯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1万元。

青海省公安厅森林警察总队刑侦治安支队一级警长张涛表示,今年,青海省森林警察总队深入推进“昆仑2020”专项行动,结合疫情防控要求,持续开展全面打击涉野生动物违法犯罪活动。(完)

随即,青海省公安厅森林警察总队刑侦治安支队展开侦查工作,确定星某某长期从事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的违法犯罪活动。

不仅如此,作为对企业持续经营能力的一种考核,还可以考核企业职工人数指标。如暴风集团,去年底的职工人数降至10人,这样的企业是很难正常运转的,企业的关门倒闭几乎是不可避免的,这样的公司难言持续经营能力。因此,企业职工人数也可以作出企业退市的一个指标来考核。

图为查获的野生动物制品。青海省公安厅森林警察总队刑侦治安支队供图

证监会提出的“不单纯考察企业盈利性,而是同时注重持续经营能力”就是专治“保壳游戏”的良方。比如,作出退市标准,不单纯考核企业的净利润,而且同时还考核企业的扣非利润,考核企业的经营利润,甚至还考核企业的经营收入情况,如此一来,“保壳游戏”就玩不下去了。毕竟“保壳游戏”能够粉饰的是企业的净利润,但企业的扣非利润、经营利润以及经营收入是“保壳游戏”玩不转的,“不死鸟”也就会变成“死鸟”。

2月19日,犯罪嫌疑人星某某在西宁市被抓获,被捕后,星某某对于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招认了收购来源谢某某。2月底,谢某某在青海省果洛州玛沁县被捕,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不过,近年来,退市制度陆续受到管理层乃至高层的重视。尤其是进入今年以来,特别是最近一个时期,从证监会到金融委到深改委,各种重磅会议上,一再强调要建立常态化退市机制,要健全上市公司退市机制。在10月29日通过的“十四五”规划建议中,也提出要“全面实行股票发行注册制,建立常态化退市机制,提高直接融资比重”,很显然,退市制度成了资本市场最重要的制度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