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美国新冠肺炎病例增至2726例

相关信息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广告投放 友情链接

宋晓峰回忆,当时只见崔正娥歪倒在床上,眼睛能动但不能讲话,她儿子躺在地上不省人事,床上和地上都有呕吐物,屋内仍弥漫着浓浓的煤气味。

休息期间,崔正娥突然感到头晕,就起身去看睡在隔壁屋的儿子,发现儿子也同样头晕,随后两人都晕倒了。

崔正娥家中的炉子。郝志超 摄

Copyright © 2020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

之后,崔正娥的儿子短暂清醒,便迅速拨通在外打工的家人的电话,告知自己晕倒的事。家人又拨通了团山村党支部书记李兵的电话。

当被问及是如何翻过近4米高的院墙,他说,自己以前当过兵,翻越障碍、爬高墙是最基本的训练科目。郝志超 摄

李兵接到电话后,立即跑到崔正娥的住处,但她家院门紧锁,敲门也没有人应。正巧,本村的宋晓峰和妻子路过这里。了解情况后,宋晓峰翻过近4米高的院墙,打开院门,又把房门打开。

宋晓峰今年36岁,是一名普通职工。当被问及是如何翻过近4米高的院墙,他说,自己以前当过兵,翻越障碍、爬高墙是最基本的训练科目,“当时情况非常紧急,根本来不及找梯子,为了争取时间,我只能翻墙过去”。

宋晓峰说:“毕竟是人命关天的大事,谁遇见都会帮忙,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完)

“根据当场情形判断,两人可能是煤气中毒,我们就赶紧救人。”李兵说,宋晓峰将崔正娥转移到屋外呼吸新鲜空气,并进行简单施救。紧接着众人又将她儿子抬到院子里。“120”急救车到来后,将二人送往医院。第二天,母子二人生命特征恢复正常,康复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