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公开赛丁宁淘汰伊藤美诚国乒提前包揽女单四强

中新网客户端2月1日电 北京时间1日,2020国际乒联世界巡回赛首站德国公开赛展开女单1/4决赛角逐。丁宁以4:1战胜八强中唯一一名外国选手伊藤美诚,率先晋级半决赛。至此,中国乒乓球队在2020赛季首站比赛中提前包揽女单四强。

由于德国公开赛是白金赛,因此多支队伍派出了最强阵容。例如日本队,伊藤美诚、石川佳纯、平野美宇等3名即将参加奥运会的选手悉数出战。不过在本站比赛中,日本女乒被中国队完全压制,赛事进入八强阶段后仅存伊藤美诚一人,其余七个席位均被国乒占据。

抗“疫”一线的无畏坚守

今年夏天的欧洲杯计划由11个国家的12座城市联合举办,揭幕战定于6月13日。

在严峻的疫情面前,既要抓疫情防控,还要服务好旅客。为防止疫情借铁路传播,黄涛需要组织乘务员对上车旅客逐人测温,详细询问旅客换乘车次,为疫情防控重点地区旅客及时调换座席,全程重点监护。

在意大利,已有多场意甲联赛被暂停,而国际米兰对卢多戈雷茨的欧联杯比赛,也将在空场的状态下进行。

黄涛和乘务员们时刻把列车疫情防控工作当作一项重要的任务。他利用休息时间查阅大量疫情防控资料,自费打印了数百份高铁列车疫情防控常识宣传单,值乘时向旅客发放,让旅客了解和掌握更多相关知识,并耐心向旅客宣传铁路部门的防控措施和相关要求,让旅客更加安心。

在具体表现上,中国学生言语表达短板主要表现为:词不达意,难以传递有效信息;心理紧张,畏惧表达;不会区分相关场合,表达不合时宜;语言匮乏化,如“开心哈哈哈”“难过呜呜呜”“震惊我的妈”等。

每次遇到发热和疑似患病旅客,黄涛总是冲在前面。有旅客问:“现在疫情这么重,你们每天接触这么多旅客不害怕吗?”他回答:“都是普通人,当然也害怕,但保护旅客安全是我们必须履行的工作职责,防止疫情在列车上传播更是我们的使命。”

1月29日16时30分,黄涛巡视车厢时发现,刚从定远站上车的洪女士面色发红表情焦虑,便主动上前询问。得知洪女士身体不适后,他马上领其到人员较少的列车连接处测量体温并登记信息。测量结果显示,洪女士体温没有达到37.3℃,但她依然情绪低落,直掉眼泪。黄涛一边耐心安慰,一边宣传自己掌握防控知识,并每半个小时为其测一次体温,洪女士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

黄涛平时工作忙陪家人的时间有限,对家人有一份深深的愧疚。他的爱人是沈阳市第二人民医院的护士,疫情发生后去了抗击疫情一线的发热门诊采血室工作。为了家人的健康,他爱人放下了家里需要照顾的老人,忍着对孩子的思念进行自我隔离。黄涛每次乘务回来也要自我隔离,也无法照顾老人和孩子,3岁的女儿被送到了父母家。一家三口都在沈阳,可却在三个地方,一直都无法相见。每次视频女儿都哭喊着找爸爸妈妈,他安慰女儿说:“现在外面有病毒,等打败了病毒爸爸妈妈就回家陪你,带你去商场坐小火车。”每次视频看到孩子,黄涛和妻子都心疼又心酸。

作为列车长,黄涛每次出乘前不仅要做好自己防护,更要认真地检查每名乘务员的防护是否到位。他把每名“战友”都当作没有血缘的亲人,他说:“在这种非常时期,哪个乘务员背后都是一大家子人,我带他们出乘就要尽全力保证他们不被感染,不能让一个战友掉队,一定平平安安地把他们交给家人。”

不少学生表示“从小爸妈和老师就说,要安静、要听话”“如果说不出正确答案会很丢脸”“当我发现我的答案跟别人不一样的时候,我不好意思说出来”。

“不敢说”“不会说”“不想说”成最大障碍

面对中国女乒在奥运会上最重要的对手伊藤美诚,丁宁打得非常沉稳,对关键分的处理更加到位,这帮助她最终获得了胜利。

记者发现,“不敢说”“不会说”“不想说”成为制约中国学生表达能力提升的最大障碍:很多学生在表达之前有畏惧心理,课堂上不愿意发言、活动中不愿意表达,只愿意当跟随者。有学生表示有时也有表达欲望,但话到嘴边不知该如何组织语言并进行有效表达,甚至有时短短一两分钟要说十几个“然后”。

德国公开赛的各项决赛将于当地时间2日进行。(完)

他在乘务中每小时进行一次巡视,每次他都细心观察乘务员的身体状态;每3个小时组织对车厢内、卫生间、连接处进行一次消毒,消毒时他总是提醒乘务员注意正确使用消毒液,避免使用不当被灼伤。他还自费购买了用于收集废弃口罩的纸箱,将旅客丢弃的口罩及时装袋密封。到垃圾投放站时,他只要有时间就抢在乘务员前去处置。对于这些传染风险高的工作他都亲力亲为,人都是驱利避害,而他却始终不忘自己“兵头将尾”的身份,越有风险越向前冲。班组的同事都说:“跟这样的车长干工作,心里踏实!”

除夕当天,黄涛的班组值乘。列车终到苍南站后,副班车长刘芳突感身体不适,到休息公寓测量体温为37℃。她又惊又怕,担心自己感染了病毒,就把自己隔离在房间里。黄涛没有躲着走,而是亲自到房间给她送去了热乎乎的饺子,并安慰她说:“别害怕,凭我掌握的疫情知识判断,你不会有事的。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有我们在,整个班组都是你的后盾。”刘芳的情绪这才稳定下来,经过休息调整,体温也恢复了正常。黄涛说:“作为列车长,除了要组织乘务员为旅客提供优质服务,还要当好战友们的坚强后盾,时刻把他们挂在心里。”

在当日率先进行的一场1/4决赛中,丁宁以4:1战胜伊藤美诚,帮助中国队提前锁定女单金牌,这也是国乒在本站德国公开赛上收获的第一个冠军。

黄涛把抗击疫情的经历和感受谱写成了歌曲《背影》,既唱出了自己的心声,也唱出了疫情中无数铁路人逆行向前的英勇无畏。(完)

在记者随机采访的一些中学生、大学生中,绝大部分认为自己语言表达能力“一般”或“不好”,只有极个别的学生对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表示了自信。

首局中段,丁宁打出一波6:0后拉开比分,以11:7先下一城。伊藤美诚虽然在以13:11拿下第2局扳回一城,但丁宁在相持中以13:11逆转赢下了关键的第3局,再一次超出。11:8、11:5,丁宁一鼓作气,最终以4:1拿下淘汰伊藤美诚。本战过后,国乒提前包揽女单四强。

黄涛值乘的沈阳北至苍南G1226/5次列车,单程走行2517公里、运行15小时4分,运距长、站停多、客流杂、换流大,沿途停靠的36个车站很多在疫情较重城市。作为列车长,他不惧风险逆行而上,他说自己要尽最大努力保证旅客的出行安全,同时要保证列车乘务员零感染。

黄涛指导同事为卫生间消毒。沈铁 供图

黄涛的父母担心儿子儿媳,每天都叮嘱他们做好防护,告诉他们家里一切都好,让他们安心工作。黄涛的母亲患有风湿性关节炎行动不便,父亲头几年胃癌大手术,身体一直虚弱。疫情期间黄涛不仅不能照顾父母,还让父母照顾孩子,他心里很不是滋味。在家隔离时,体弱多病的老父亲总是提着饭盒去给黄涛送饭。父子俩彼此不能近距离接触,只能隔着门说几句话,或者楼上楼下挥挥手。黄涛说:“每当看到窗外父亲离开的背影,觉得对父母特别愧疚!”他的父亲也是一名党员,一名老铁路。父亲总是鼓励他说:“这个时候党员就该冲在前,列车长就该把列车当成阵地。好样的,儿子!”

1月31日,一对在蚌埠南站上车的小两口没戴口罩。他们带着哭腔告诉黄涛,上车前找了好几家店都没有买到口罩,心里特别着急却没有办法。黄涛听后立即取来自己提前购置的备用口罩,担心小两口下车后一时买不到替换的,又多送了两个。小两口千恩万谢,周围旅客纷纷为他点赞,称赞铁路人真是“雪中送炭”。

绝大部分学生认为自己表达能力“一般”或“不好”

(责编:郝孟佳、熊旭)

佩洛西4日证实,自2019年10月以来,她就再也没有与特朗普对话。从那以后,在佩洛西的领导下,美国众议院批准了针对特朗普的两项弹劾案。

特朗普在国会的这次演讲正值对他的弹劾审判投票的前夕,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几乎肯定在众议院批准的弹劾条款中为特朗普脱罪。

与清华大学刘慧凝课堂上满满的热度相比,是中国学生言语表达能力令人担忧的现状。记者调查发现,不敢说、不会说、不想说等问题正困扰着很多中国学生,他们很想提升自己的沟通表达能力,却又找不到太多的提升渠道。

今年黄涛经历了第11个春运,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这个春运对他来说注定难忘。面临风险,他和班组同事都没有退缩,都第一时间向组织递交了请战书,在自己的签名上按下了红手印。